老騙局用上新道具 “法院封條的押款箱”裝冥幣騙到200萬
2020-06-14 15:31:08

揚子晚報訊(通訊員 許一欣 楊葉 記者 劉瀏)家有資產上億,因深陷訴訟被法院“查封”上千萬現金,急需借款疏通關系解封,現在借款1萬以后還10萬。這樣"老套“的騙局你會信嗎?不過如果對方拿出一個貼上法院封條的“押款箱”做擔保,也許就有人心動了,殊不知,這仍是一個精心策劃的騙局。近日,江蘇省淮安經濟技術開發區檢察院對廖思文、李明亮以涉嫌詐騙罪提起公訴。

2017年初,廖思文被朋友坑走了10萬元,為了還債,他四處借錢,不惜從同學錢東海手中借高利貸,后因利滾利越欠越多,拆東墻補西墻也沒能補上窟窿,還欠下其他外債40余萬元。一天,廖思文在翻看法院給自己的判決書時,想到自己被朋友坑了一把,是不是也可以通過虛假官司騙人錢財呢?就此廖思文開始籌劃騙局。

2017年5月,廖思文從五金市場購買了工具箱,里面鋪滿了從地攤上買的冥幣,最上面擺上兩張真的百元大鈔,又買了電子控制開關,并偽造法院封條貼在箱子外面。做了這個“押款箱”以后,廖思文對外宣稱父母在上海做生意炒股掙了一個多億,現在有個官司在淮安市淮安區法院,父母7000多萬元都交給了他,但因先前敗訴了官司,淮安區法院將他的現金查封了,只有不斷向法官交錢疏通關系才能解凍賬戶資金。

行騙用的“押款箱”道具

廖思文向錢東海借錢時允諾,借一萬,還十萬,還拿了幾個“押款箱”給他,告訴錢東海這是法院查封他的現金,每個箱子上面都有鎖,里面有報警器和定位,官司結束前不能打開,只有法院專門的設備才能解除警報和開鎖,私自打開要承擔嚴重的法律后果?!八炎扒南渥喲蚩桓齜旄銥?,我看到里面有白色的貼條還有遮板,遮板下面確實是現金,我就覺得他靠譜,現金放在我家里,我還怕他還不了錢嗎?”錢東海相信了廖思文。

2018年4月,廖思文找到李明亮,請他幫忙冒充淮安區法院執行庭王庭長。此時廖思文還欠著李明亮六七萬,李明亮想要快點拿回自己的錢,便答應了廖思文的請求。一場聯袂雙簧好戲上演了,在電話中廖思文詢問李明亮假扮的“王庭長”,案件辦到哪一步了、還要走什么流程等,錢東海聽了錄音之后更加深信不疑。2018年11月,廖思文安排錢東海與“王庭長”見面,觥籌交錯間“王庭長”又談了談廖思文的案件,還提到了淮安市有個新能源項目,讓廖思文投資兩千萬。錢東海聽了也心動不已,憧憬著廖思文資金解凍以后自己也可以分一杯羹。就這樣,廖思文不斷從錢東海手中借錢,也不斷拿“押款箱”給錢東海,允諾資金解凍后一次性給錢東海500萬元現金。廖思文還會向錢東海出示蓋有法院印章的保全單、銀行存繳的回執單。

兩年多時間里,錢東海甚至賣掉自己一輛轎車,借款給廖思文。有一段時間錢東海手里沒錢了,便詢問廖思文能否把“押款箱”拆了,把錢先拿出來用。廖思文為了穩住錢東海,便將“王庭長”帶到了錢東海家?!巴跬コぁ貝艘惶ū始潛鏡縋?,假裝操作一番說屏蔽了“押款箱”的信號,并再次強調“押款箱”不可以拆封。截至案發,廖思文前后一共給了錢東海182個“押款箱”,從錢東海手中騙到了86萬元。

行騙用的“押款箱”道具

騙局進展順利,廖思文心態也發生巨大的變化,他覺得做一個“押款箱”是騙,做十個“押款箱”也是騙,錢來得實在太容易了,通過同樣手段,他聯合李明亮又陸續騙了7人。為了圖省事,廖思文甚至在一部分箱子里直接裝了泥土和白紙。廖思文大肆揮霍騙取來的錢財,在某網絡平臺打賞主播就花了近30萬元。2019年10月,廖思文仍以在淮安區法院有民事案件未結,需要花錢處理為由,騙了小齊25萬元,并陸續給了小齊16個“押款箱”。很快到了月底,廖思文一直沒還上錢。小齊坐不住了,打電話詢問淮安區法院是否有廖思文的案子,還向中國銀行核實了是否有電子回執單,答案都是否定的。小齊強行打開其中一個“押款箱”,發現只有表面兩張100元面值的人民幣是真的,其他都是冥幣。

經審查,廖思文涉嫌詐騙數額205.87萬元,數額特別巨大,面臨較重刑罰;李明亮涉嫌詐騙數額10.62萬元。檢察官提醒,所謂法院定位報警的“押款箱”并不存在,本案被害人本可通過銀行核實存單真偽,或通過法院、中國裁判文書網查詢生效判決的相關信息,在遇到不切實際的高收益時要保持警惕,通過官方渠道核實信息,以免受騙,避免不必要的財產損失。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