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童練舞蹈致截癱,南京一培訓中心因疏于管理賠了162萬
2020-06-14 11:12:27

為了孩子能全面發展,很多家長費盡心思給他們報多個興趣班,因為年幼也由此引發了不少意外,家住南京六合區的9歲小女孩小花就遭遇了這樣的事例。她在當地一家培訓中心由實習老師指導學習舞蹈時,因同學太多,她在無老師?;さ那榭魷碌故萇?,后被診斷為胸脊髓損傷。現經多方治療康復,仍留下嚴重的截癱等后遺癥。近日,經南京六合區人民法院審理后判定,該培訓中心對小花的損害承擔全部賠償責任,合計賠償162萬余元。

案情回顧:9歲女孩練舞蹈摔傷致截癱

2017年3月,小花的父母向位于六合區的某培訓中心交納培訓費2600元后,小花進入該中心舞蹈班學習舞蹈。同年7月6日,小花和其他學員共18人在該培訓中心一位教學老師的指導下練習舞蹈,結果遭遇了意外。

據介紹,小花的此次舞蹈訓練分為兩部分進行。前半部分是基礎課,內容有踢腿、壓腿、劈叉、下腰,時長40-50分鐘。在下腰練習中,由于部分學生下腰后尚不能自行起身需要老師扶起,教學老師便將培訓學生分為能自行起身和不能自行起身兩組進行下腰練習,而小花屬于不能自行起身的學生。結果在這一過程中,小花因無老師?;さ故萇?。

然而,在基礎課結束后,后半部分學習內容轉為練習半小時的中國舞。據小花家人陳述,當時孩子向老師說明了腰部疼痛,但老師仍然要求她繼續練習直至結束。在舞蹈練習結束后,小花和家人步行3分鐘,到另一地點進行文化課輔導,剛到后小花就因不能站立倒在地上。

隨后,小花的父母帶著她到南京市兒童醫院治療,該院診斷為脊髓損傷,雙下肢外傷后運動及感覺功能受限,肌力0級,大腿中下1/3處以下感覺消失,生理反射消失,病理反射未引出等。為治療孩子的傷情,家長帶著小花先后輾轉多家醫院治療,但仍然留下了后遺癥。

庭審爭議焦點:孩子的受傷原因及責任劃分

2018年7月份,小花家人向六合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認為該培訓中心疏于管理致孩子受傷,向該中心及法定代表人吳某索賠各項損失共計220萬元。

記者看到,原告小花的代理人稱,他們向培訓中心交納了培訓費,形成了服務合同關系,在受傷后也已告知了老師,但老師沒有及時安排就醫,仍要求繼續進行舞蹈練習,對孩子造成了不可逆轉的損害后果,其行為存在嚴重的過錯,且與孩子的損害后果存在因果關系,理應承擔侵權賠償責任。

而該培訓中心稱,他們有相關職能部門頒發的舞蹈培訓教學資質,具備相應的條件和資格。而小花家人提供的證據,并不能證明其損害是在該培訓中心學習舞蹈過程中發生,因此該中心不應承擔賠償責任。

法院判定:培訓中心賠償162萬元

記者查看相關的卷宗得知,法院判定培訓中心承擔全部責任,并賠償小花各項損失共計162萬余元。

據介紹,南京六合區人民法院委托南京一司法鑒定所,對小花的傷殘等級、護理期限、營養期限進行了鑒定,結論為小花存在脊髓損傷留有截癱(肋力2級以下)伴重度排便功能障礙及重度排尿功能障礙構成人體損傷一級傷殘;被鑒定人傷后治療期、愈合期需要休息,日?;疃芰κ芟?,生活需他人幫助,并需加強營養以促進損傷修復,故其護理期、營養期均至傷殘評定前一日。其護理期限結束后需要的護理依賴程度為完全護理依賴。

法院審理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八條的規定,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在幼兒園、學?;蛘咂淥逃寡?、生活期間受到人身損害的,幼兒園、學?;蛘咂淥逃褂Φ背械T鶉?,但能夠證明盡到教育、管理職責的,不承擔責任。本案中,原告小花在事發時未滿十周歲,應為無民事行為能力人。而舞蹈活動本身具有潛在危險性,極易發生跌倒等損傷,原告又系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對危險的認知、判斷及預防能力較低,其舞蹈功底尚淺,在下腰動作中又不能自行起身,需要舞蹈老師幫助和?;?,而本次舞蹈練習的學生近二十人,人數較多,面對舞蹈練習中學生年齡較小、人數眾多及此項活動本身風險較大,培訓中心應當盡到特別注意義務,提供安全可行的保障措施。然而,舞蹈培訓現場卻只有一位大學未畢業在該中心兼職的舞蹈老師,因此,應當認定該培訓中心存在教育管理不當和失職,未能盡到相當的注意義務和實施合理的?;ば形?,對小花在此次舞蹈練習中出現的損傷,該中心存在過錯,應當對其損害承擔全部賠償責任。為此,法院判決該培訓中心賠償小花損失合計人民幣1623022.60元。

法官點評:判決體現對未成年人利益的最大?;?/strong>

據辦案法官介紹,《民法總則》施行后暫未廢止《民法通則》,該案是一則涉及到新舊法律銜接適用問題的典型案例。

《民法通則》規定不滿十周歲的未成年人是無民事行為能力人,而《民法總則》規定不滿八周歲的未成年人為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在法學理論中,有法不溯及既往原則。具體到本案中,侵權行為發生在《民法總則》施行之前,其在遭受人身損害時已滿八周歲而不滿十周歲時,則應適用侵權行為發生時的法律,即舊法,這也體現了對未成年人利益的最大?;ぴ?。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梅建明 任國勇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

{ganrao}